被送到殺狗廠的狗狗們,顫抖的模樣讓人淚目~-游游國際熱點資訊

被送到殺狗廠的狗狗們,顫抖的模樣讓人淚目~

作者:Yilia    發表日期:2018-07-22 09:28:13

整個冬天,這樣的信息,侯敏不知道收了多少次,她一邊罵着狗販子,一邊絲毫不猶豫的拿着錢去找狗販子,她來不及思考,害怕自己的私念會耽擱這些毛孩子的生命。

△如果沒有救,它們已經是屠刀下的冤魂了

整個殺狗廠都是血腥的氣味,看着被困在裏面的狗狗,侯敏說不出的無奈,她多麼希望更多人的能看到里,讓大家看到狗狗們的一雙雙期待的眼神,可憐的模樣,喚起良知,抵制吃狗肉,讓這條黑色產業鏈消失。

△可憐的小金毛

最後侯敏和狗販子討價還價用了一些錢贖回了幾隻小生命,在回去的路上,她多麼希望再也不要踏進這個鬼地方了,但是她清楚,殺戮不會停止,「只能盡最大的能力吧」。

「難,太難了!」和所有救助人一樣,侯敏當初也是憑着一腔熱情而走上這條救助之路,想着帶它們回來,然後在給它們找一個家,但是現實總是比想像的殘酷。這個社會愛小動物只有一小部分,願意幫助它們的更少。

△侯敏和這些可憐的毛孩子們

「還有主人把狗直接賣給狗販子呢,嫌礙事,賣掉還能有點錢。」,救狗這些年,侯敏見過和聽過太多毀三觀的事情,這也是她咬牙堅持到現在的原因。她明白,不救,這些小生命或許就會消失了。

△鐵籠下也渴望一個家

狗狗被帶回來了,但是後續還有很多的工作,免疫檢查,如果沒有被領養的話,餘下的狗生還是得靠着她。侯敏是一個對自己特別節約的人,有時候朋友嘲諷她,花錢餵狗,也不知道花錢瀟灑,但是她明白花這些錢能挽回這些小生命,都是值得的,錢可以再賺,生命卻只有一回。

哮天,是侯敏小院一隻小狗,每次侯敏推開院子門的時候,它總是第一個衝出來,有別的狗狗靠近她的時候,它總是推搡着,其實它的雙眼看不見了。「它比別的狗狗更渴望愛和主人」。

△現在的哮天

哮天是侯敏前兩年在外面救回來的,當時雙眼被人戳瞎,眼球爆裂,狗狗一動不動的在角落裏,因為早市,餓肚子的它想去找點吃的,妨礙攤販生意,就被打成這樣,疼痛和飢餓並沒有讓它攻擊別人,只到有好心人來打電話給侯敏。

△當初的它

「當時看着特別的心酸,真的,把狗打成這樣,下得去手嗎?它也很乖的,知道我們救它,特別的安靜,也不吵不鬧,在醫院痛的時候也不搗亂,好像特別懂一樣」,回憶起救狗狗那一幕,侯敏還是忍不住的哽咽。

流浪和傷害太久,讓它明白現在的愛和家都特別的不容易,所以特別的黏侯敏,很怕再次受到傷害。小院裏近百隻小狗,基本都是從屠宰場,或者路邊帶回來的傷殘狗居多,「只有救了,才會發現這個變態的人太多其實我們為什麼有這麼多流浪狗呢?還不是我們自己造成的?」

年近4旬的侯敏性格大大咧咧,有被北方人的豪爽和熱情,這一路走來的心酸也只有她自己知道,「說實話,救狗真的也是隨緣吧,你說全部救我也不現實啊,還是希望大家能夠好好養狗,能夠三思,牽好繩子,不要隨意遺棄。文明養寵也能減少流浪動物。」

這些年,侯敏為了這些狗付出了不少,為了不打擾他人,她把小院租到郊區農家院,每天來來回回,還有兩個孩子和家庭需要照顧,家人也從不理解到現在的默許,「我女兒說我對狗狗好,讓狗狗喊我媽媽得了,希望我能多陪陪她」,救助就是這樣,家庭,毛孩子總是不能兼顧。

侯敏的行為在這個城市並沒有讓很多人認同,更多的是不理解和諷刺質疑,有時候讓她感到身心疲憊,現在的她心態也漸漸開放了,好的壞了都獨自承擔,只要這些狗狗們能夠好好的活着就可以了。

△救的小狗前後對比

「救啊,未來肯定救啊!」侯敏笑笑的說着,但是她內心知道這條路不知道能走多遠,當時和她一起承諾走到底的志願者們,都換了一撥又一撥,能堅持下來的太少。

這是一份沒有收入,看不到陽光,很壓抑的工作,曾經面對一隻只被傷害,一隻只被屠宰的毛孩子,侯敏也很難過,想逃離,但是必須要堅持,否則它們會更可憐。

△毛孩子們日常飲食

看着侯敏蓬頭垢面的照顧這群毛孩子,我們還是很欣慰的,最少有人一直愛着它們,願意付出,但是救助的壓力不是一個人能承擔,這也是侯敏比較大的困難,因為醫療費太大,口糧就成了侯敏心裏最大的壓力。

如果可以,一起出一份力,用一包零食來溫飽這些可憐的毛孩子,溫暖這些救助人。謝謝所有熱心的小夥伴,讓傷害不再繼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來源:http://www.sohu.com/a/227989227_675219




Tag:
本文鏈接:http://www.german-wines-ltd.com/1045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