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這位金山學子的夢想與眾不同,他說優秀的文字應當反映現實世界!-游游國際熱點資訊

『人物』這位金山學子的夢想與眾不同,他說優秀的文字應當反映現實世界!

作者:Carina    發表日期:2018-08-01 16:42:29


  • 他的老師說:「我相信他能超越我。我們常常交流與小說有關的話題,這很有意義。他很謙虛,從不驕傲,老師提的意見,他都能接受。」


  • 他說,作為作者,先思考,可能更好,如果只是提出問題但沒有解決問題,那麼,問題被提出的意義會大打折扣。

    一顆難得的文心   

           

          朱沈晟,金山中學太陽風文學社成員,「黑馬星期六」文學創意大賽成員。即將步入高二的他,是社團指導老師戴文開最看好的文學社成員。


          戴老師說:「我的寫作習慣保持了十多年。我相信他能超越我。我們常常交流與小說有關的話題,這很有意義。他很謙虛,從不驕傲,老師提的意見,他都能接受。有這樣的學生,我很快樂。」

    朱沈晟與戴文開老師在一起。

          戴老師眼中的朱沈晟有一顆難得的文心,這種熱情使他在閱讀的同時堅持完成了許多枯燥的文字工作,卻依然熱情不息。高中的住宿生活也沒能改變他每晚閱讀並做筆記與註解的習慣。

          起初,這種嘗試只是為了寫好作文,甚至在應試時獲得更好的成績,但恰恰是這些雜感和仿寫式的文字,更深入地激發出他對閱讀的興趣。至今,這樣的文字已經堆積起若干本。

          在這些隨手寫就的小作品中,朱沈晟仿過魯迅,也仿過卡爾維諾;這些文字被他拿來與同學、朋友、老師甚至家人進行交流與共享。

          朱沈晟說他格外珍視這個集思廣益的過程,聆聽不同的聲音讓他能夠獲得中肯的意見,更直觀地面對自己的問題,並及時地解決它們。這種審慎的態度讓他順利完成了多篇原創故事的細節處理。

    讀書追求的是酒神狀態

          對閱讀和寫作,朱沈晟也有「任性」的時候。

          心情好或不好,是他決定自己要讀什麼書的依據。心情鬱郁的時候,讀散文、讀小說,讓他的心緒得到釋放;心情好的時候,他就抱上一部艱深的著作去啃,像黑格爾的《小邏輯》、康德的《純粹理性批判》,他把它們稱之為「硬骨頭」。

          朱沈晟偏愛紀實類的和現實主義題材作品,其中,還包括魔幻現實主義作品。另外,一些表現人道主義精神的作品也是他所喜歡的,像《追風箏的人》,所為,是一份閱讀時那份深厚的感動。

          他尤其偏愛反教條,能對傳統桎梏提出挑戰的文章與書籍,像《狼圖騰》、《三重門》,他佩服作者表達的勇氣。

          他說,以《三重門》為例,它不失為一部好小說。但當時的韓寒所表達的,還包括一些從自己的立場出發而發出的否定,作為作者,先思考,可能更好,如果只是提出問題但沒有解決問題,那麼,問題被提出的意義會大打折扣。

    朱沈晟的書上也常常帶着他實時做的標記與符號。

          他說:「閱讀本身即使不能帶來什麼明確的收益,但在閱讀過程中所引發的思考這一行為本身,就是一種成長的助推力。」

          對他來說,所學來、所看來的情節中暗藏的技法、技巧足以讓自己揣摩、深思、模仿。

          做任何事,都難免經歷一個東施效顰的過程,對寫作者而言更是這樣。這過程或長或短,等仿成西施後,才可能有底氣把曾經模仿的推倒並自成一家。這個過程,建立在大量的閱讀與閱歷之上。閱歷沒有辦法強求,但閱讀卻是主觀能控的。

          另一表現則是在人生觀的建立上。在對精神補給最沒有抵抗力的年紀,深受某一種思想的感染、影響甚至震撼,自己就屬於這種情況,而最直接地形成作用的,就是閱讀。朱沈晟把這種由閱讀經歷構建起來的內在世界,稱之為「審美」的人生觀,即甄別那些美的事物,無論是形式的還是本質的,然後,全心全意去沉醉、去熱愛。

          他這樣描述這種投入的狀態:「閱讀故事性較強的文字,與主人公同呼吸共命運,共享愛與恨。對於一個人來說,再沒有比情感的波動與變化所產生的酣暢淋漓更能深沉、透徹。按照尼采的觀點,這就是酒神狀態。」

          「用以承載情感的文學和數學一樣,本身就是一種奇妙的工具。當工具的形式達到了極致,它自然而然就是具有美感的。

          閱讀過程中還能遇見迷人的矛盾。比如《老子》中的「飄風不終朝,飄雨不終日」與「道沖而用之或不盈」。抑或者是笛卡爾在《哲學原理》中試圖以「我思故我在」,即思想者本身必為非虛無來論證「思想」所屬的實體性,但讀到康德的《純粹理性批判》後就會發現,他提出的第一批判對象就是這種形式謬誤的實體性思考。

    節制地熱愛,投入地努力

          臨近暑假,朱沈慎又「任性」了一次。他決定衝刺長篇小說寫作,主題是「孤獨」。

          他說,因為發現自己的生活方式和同學們的有很大不同,比如學校90周年校慶那天,自己就把自己關在學校的體育室里為『黑馬星期六』創意寫作大賽做準備」,他希望能借用故事的形式來探討這一普世的生命狀態的幸與不幸。

          另外,寫作的情感支持也來自於對遠在雲南支教的語文老師和對太陽風文學社的戴老師的感激,雖然無法時時、事事、處處找到他們,但牽記與惦念卻始終埋藏在彼此心中。

    這是朱沈晟寫給戴文開老師的信。在信中,他提到,是戴老師的「苛求」讓他完成了更多的作品。

          為分主次,他的創作須在完成作業之後才進行。雖然在這之前的等待對他來說是一種煎熬,但因為發自內心地渴望創作、喜歡創作,這種煎熬的情緒能變成一種克制,甚至化作終於能夠提筆時刻的快樂與歡愉。

          朱沈晟在業餘時間的創作也藉由金中讀書節的平台而獲得了復旦大學中文系的段懷清教授的指導。兩人保持信件往來,並就閱讀寫作的問題展開探討。朱沈晟說,這讓他的視野與思維寬了許多。

          與絕大多數同齡人一樣,朱沈晟從高一開始就開始規劃自己的學業與志向。平時的讀書學習,他總要堅持到宿舍熄燈前的最後一刻。日常刷題、詩詞背誦這些基本功,他從不忽略。像蘇軾這樣的名家的名篇,他都會着力記憶,對李賀的《蘇小小墓》這樣知名度不高的篇目也會關注。除了學習內容,朱沈晟還會注意這些作品的形式美感。

          為了打好數理化學習的基礎,高一一年,在老師佈置的作業之外,他主動完成了兩本數學題集。習題集是朱沈晟自己到金山中學校內的新華書店裏特意找出來的,選擇的理由是習題集的例題精講比較多,提供的解題方法也比較全。學習之餘,他還參加了研究型課題活動,以《儒林外史》為基礎的《明清小說中的諷刺意象的研究》正在鋪開。

    「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的心境

          讀過《西遊記》,讀過《三國》,讀過《紅樓夢》,讀過《老子》;也讀過網絡作家崔走召的《命運三部曲》,曾因「如果一定要捨棄一種幸福的權力,結果是否必須是終身不能擁有愛情」的問題而把其中的《我當陰陽先生那幾年》讀了不下100遍……

          熱愛文學創作藝術,也敬重現實主義題材作品,對過往的閱讀與寫作過程,朱沈晟說,留在他身上與心底的,除了「但求行善,不問前程」的性格底色,還有一些求學、讀書的態度。

          一是不好高騖遠。特別是對經典名著的閱讀,要由淺及深。起步的時候,要選擇一開始就淺到足以居高臨下作為練手的作品,否則,那些「硬核桃」非但不會及時地助長一個人的內涵,還可能消磨閱讀的熱情。

           初三讀《浮士德》時,朱沈晟在瑪加蕾特與浮士德訣別的情節處卡殼了,而且一度再也讀不下去。

          「歌德用六十年心血寫出來的東西要是讓我這樣一個不經事的後生能輕易拿下,那才逆天了」,帶着這種想法,他採取擱置讀物的辦法。

          這樣被暫時擱置一旁的書籍有四五本,但每一本都被朱沈晟重新撿了起來,他說,再讀,常常帶着「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的心境,回過頭去,看到那部著作還靜靜等候着他,書頁上只是蒙上了一層薄薄的灰塵,這種感覺特別好。

    白襯衫、藍褲子,這身簡單的學生裝,是朱沈晟請父母與他一起為「閱讀明星」欄目的約見挑選的。此外,他還為這次見面準備了近4萬字的原創故事作品。

          二是要帶着批判的眼光閱讀。除對作品史學與文學價值的體悟,更應有自己的閱讀態度而不迷信。視野漸廣時,接觸的不管是人還是書都不可避免會變得良莠不齊。輕易讓一本書、一個人改變自己固有的人生觀與世界觀,只能說明還沒有真正學會閱讀。

           他借用了王陽明的一句話:知行合一。「知以導行,行以檢知」,即思考生活,並將讀到的、想到的,與原有的、現實的進行比較,並決定孰去孰留,在不斷的取捨中,構建趨於成熟的思維模式,學會不盲從,不服從卑鄙或淺陋,也不盲目排斥:閱讀本身,也是一種對自身內在平衡的追求;而與之相輔相承的寫作,則是生活的方式與態度。

          他曾讓書中所描摹且在現實世界裏所缺失的美好喚起自己胸中的正義感,更讓這種體驗常流諸筆端,化作不願意向任何假惡丑妥協的文字。

          赤子般的文心所向何處?朱沈晟說,他想成為一名戰地記者,因為優秀的文字應當對現實世界有所反映與補助。


          

          父親與母親一起走時,一個14歲,另一個只有12歲。他背着她蹚水翻山,一身水,一身泥。完全沒有謀生能力與經濟基礎的二人,生活之舉步維艱自是不言而喻。儘管險些餓死,但他們終究挺了過來。

          高考恢復,百廢待興。他在書店找到了第一份活計,她也想去當鐘點工,可他沒讓。

           踏實肯乾的父親不久便省出了錢,二人有了第一輛用摩托車改裝成的三輪車。伴着陣陣黑煙,在引擎慘烈的嘶吼中,二人開始進貨,有了自己的生意。

            她把自己完全打開了······我便是在那時降世的。

           那天,他沉默了很久,說,要不······娃兒暫時送人吧······那天,她第一次在他面前哭泣,但她知道這無濟於事,他們還養不起。

            她說,娃兒的名字還沒想好呢。

            那就叫「陸紅星」吧······就這樣,我有了名字。

           2003年時,屈指算來,我也14歲了。我不知道我的生身父母的情況,不知道他們已經擁有了自己的書店,在生意清閒的時辰里可以在躺椅上相對而坐,翻讀未售出的書。

            三年以後,他們擁有了一部時下流行的Nokia-N73,沒裝電話卡,卻有攝相的功能。像素甚至高過了一般的相機。他們用它拍照。不照風景不照人,只照兩雙手。

           這兩雙手相牽着,走過了一年又一年。生意寡淡的時候,他們挨着彼此,抵膝而坐,父親拉過母親的手放在唇邊;想兒落淚的時候,他也拉起她的手放在唇邊。手指仿佛一些有靈性的獨立生命,只要握在一起,加上輕輕一吻,就如孫行者吹上了一口仙氣,什麼都有了:信心、勇氣、慰藉······

            他們彼此聽得懂這手的語言:關切、思念、幽怨、歉意、鼓勵······現在,生命卻已從這雙手中滑落,走到盡頭了。愛也會隨着這雙手遠去嗎······

           「紅星······」母親輕聲呼喚着我的名字,用空出的那隻手抓起我的手,攥得緊緊的。我看着這兩個曾賦予我生命,卻未盡養育之責的親人,其中一個現在已經永遠地走了······

           是的,我早應該原諒他們了。原先心中的芥蒂此刻只被如怒濤狂潮般的悲涼在不知不覺中瓦解,煙消雲散,我再也生不出一絲恨意。因為我知道自己不能。

           母親的淚止住了,眼前那張曾經無比熟悉的臉,突然有些陌生了。她慢慢抬起了父親的右手,輕輕貼在自己唇邊。

    ——摘自朱沈晟創作的原創故事《當他們還在使用Nokia的時候》


「閱讀明星」是《新讀寫》雜誌的常設欄目,旨在發現學生中的閱讀明星,歡迎各學校積極向《新讀寫》雜誌推薦你心目中的閱讀明星。

團青薦讀

◆敲黑板!金山青年群英辯論賽初賽結果出爐!最佳人氣辯手等你來PICK!

◆昨天的升國旗儀式,迎來了一群最可愛的人,他們是……

◆『小小音樂家』草地音樂會(第三期)結束啦!八月海選,快來報名!


來源 / 新讀寫(xinduxie)

編輯 / 張楊歡  核稿 / 吳愷奕


歡迎來稿,錄用你懂的

投稿郵箱:jinshanqn@126.com


本文來源:http://mp.weixin.qq.com/s?src=11×tamp=1533112862&ver=1033&signature=Q81gPRs-Knb3ex6BdvnAqIQqwmSQO2Pr2ZM8k9VAXogtm9NbwZ1qB1hTFBzdOAemSJj*qL-0dcJSPhi4tYSkQ*5kIYtDYhAtYUf*icfB2K-jvLJA6SCFCnFrDOekXt4R&new=1

創立自己的一番事業是很多人的夢想,不過要踏上追夢的路,亦需要明燈指引。不要因怕失敗而不踏出第一步。




Tag:
本文鏈接:http://www.german-wines-ltd.com/1704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