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其恨铁不成钢,我们不如好好思考一下该怎么改变“缺芯少屏”的尴尬处境

作者:Janice    發表日期:2019-04-09 20:08:49

看点


中兴通讯这家公司近期掀起了“芯片”江湖的“血雨腥风”,“救急令”喧嚣日上!!!

近几天国内一下被“中兴事件”搅动着,上到国家决策层、小到街头家电小贩,都在问“中国的芯片产业到底问题出在哪?这难道仅仅是国外突然制裁才导致我们一下子‘缺芯’吗?”......但眼下的不争的事实是直到目前为止,没有一家本土芯片公司站出来说,我可以替换美系电子半导体公司;更没有一个部门可以站出来说,没事,我们可以让本土的芯片替换掉老美的芯片。恐怕没有哪一家有这个实力,没有哪一家有这个底气吧?老美的威胁,简单粗暴,将中国芯片业的底裤都扒下了!这个时候,我们才发现,我们的核心芯片领域还在裸奔着!如果继续延伸,这会是一种多么可怕的场景和灾难!!

 

事情还原:

4月15日,中兴通讯(000063.SZ/0763.HK)几乎遭遇灭顶之灾。当天,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激活了针对中兴的出口限制令。

根据此命令,依据一年前的和解协议暂缓执行的禁令自2018年4月15日(美国时间)起被激活,为期七年,直至2025年3月13日(美国时间)。

该禁令限制及禁止中兴通讯及全资子公司深圳市中兴康讯电子有限公司申请、使用任何许可证或许可例外,或从事任何涉及受美国出口管制条例约束的物品、软件、或技术的交易。

4月20日,这家中国第二大电信设备公司在官网和官微发布声明,称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在相关调查尚未结束之前,执意对公司施以最严厉的制裁,对中兴通讯极不公平,中兴不能接受。

中兴的命运取决于美国政府是否变更处罚决定,而这完全超出了中兴作为一家企业的能力范围,中兴的命运已经卷入越来越复杂的的中美博弈之中。

制裁真相扑朔迷离

本次美国商务部重启对中兴通讯的理由主要就是不诚信和整改措施不到位,例如没有按和解协议提到的对35名员工进行处罚。一年来该公司没有完全执行和解时的承诺。

通一份中兴通讯内部沟通资料中还原了此次事件:

2017年3月,中兴通讯与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美国司法部、美国财政海外资产管理办公室分别达成协议,与美国司法部协议中要求给予4名高管/员工离开公司的处分,除此4人,相关协议中并未涉及其他员工纪律处分的要求,2017年5月9日,中兴通讯向美国政府通报了4名高管/员工已经离开公司的情况及证明文件。

35名员工是否被及时处罚,是美国商务部此次提出的问题。

中兴通讯的这份资料显示,今年2月底3月初,中兴通讯首席出口管制合规官和外聘的律所收集到的信息显示,中兴通讯对部分员工的奖金扣减计划并未及时执行,3月初,中兴通讯即安排核实并采取措施,甚至在3月7日主动向美国政府相关部门和监察官报告情况,3月8日更正了违规员工的奖金发放计划;3月16日,中兴通讯向美国商务部就相关情况做了详细陈述,并附上已经采取措施的证明文件,请求美方在4月30日之前完成调查。

4月15日,美国商务部激活拒绝令,中兴通讯相关人士向《财经》记者称,针对这个事情的调查还在进行中,“但禁令还是发布了”。

2017财年,中兴通讯实现营业收入1088.2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7.5%,归属于上市公司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45.7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93.8%。这一切受益于全球运营商在电信网络的持续投入、海外手机及政企市场的开拓,运营商网络、消费者业务和政企业务营业收入均同比增长。

这是三年来中兴通讯业绩最好的一年。去年3月,中兴通讯与美国政府就美国政府出口管制调查案件达成和解后,中兴通讯为此付出8.92亿美元罚款。这笔罚金超过中兴通讯2016年全年利润7.67亿元人民币,由于中兴通讯一次性将此笔罚款计入2016年账单,导致中兴通讯上市20年来第二次亏损。

今年是中兴通讯抓住5G商用部署风口的关键一年,随着中兴通讯在5G核心产品领域的全球扩展,中兴的前景本应乐观,但一纸“拒绝令”令形势急转直下。

业务瞬间熄火

中兴业务包括三大块:运营商业务、政企业务和消费者业务。每项业务都包含了硬件产品制造,都大量使用CPU、GPU、FPGA等各种芯片,而这些芯片均来自美国公司如英特尔、高通、赛灵思、德州仪器(TI)、亚德诺半导体(ADI)等。

一位中兴芯片代理商预估,中兴每年FPGA芯片的采购量大概为1亿片左右,CPU的采购量还要更高,英特尔为其提供原厂直供服务。中兴通讯约有20%至30%的元器件,包括基带芯片、射频芯片、存储等,都由总部在美国的厂商供应,在禁令被立即执行的情况下,目前没有国产厂商能够提供替代品。

美国商业杂志《福布斯》甚至悲观预测称,中兴可能在未来几周内申请破产。

如果中兴无法和美国政府达成共识的话,即便是加上其他渠道的存货,中兴也很可能会在两个月的时间内弹尽粮绝,加上潜在的30%产品延迟交付违约金,中兴的破产实际上并非危言耸听。

4月15日,拒绝令生效当天,中兴绝大部分产线即进入停产状态。在2016年美国商务部第一次祭出制裁措施的时候,中兴内部讨论的多是供货问题,远远没有严重到需要立即停产的地步。

拒绝令生效当天,高通、英特尔、IBM等多家美国公司第一时间发出终止合作的通知,中兴芯片代理商也依规主动停止了向中兴发货。中兴零部件库存能够维持一个月左右的生产,不过,产线上有许多软件工具和测量仪表来自美国公司。这些美国软件公司,和高通、英特尔等芯片公司一样,第一时间向中兴发出终止合作的通知。对中兴限制出口的公司从大型公司越来越蔓延到全产业链,短期停工的风险正在演变为危及中兴生存根基的灾难。

中兴通讯的这份最新声明阐述了2016年4月以来中兴通讯的在制裁事件发生后的积极整改措施,并认为,在相关调查尚未结束之前,BIS执意对中兴通讯施以最严厉的制裁,对中兴通讯极不公平,不能接受。

中兴通讯认为,拒绝令不仅会严重危及中兴通讯的生存,也会伤害包括大量美国企业在内的中兴通讯所有合作伙伴的利益。

在不违背美国政府游戏规则的前提下追求最大的生存斡旋空间,是中兴解决问题的核心思路。中兴通讯称,不会放弃通过沟通对话解决问题的努力,也有决心通过一切法律允许的手段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维护全体员工和股东的合法权益。

可能的斡旋途径 此时正处于中美贸易摩擦的敏感期,美国商务部重新提出制裁中兴通讯,不能排除美方有通过制裁中兴通讯而向中方施压的因素。中兴通讯年销售额千亿人民币,直接雇佣员工10万人。中兴通讯被制裁将对社会带来相当大的负面影响。

同时,中兴通讯由于企业缺乏合规管理违反了美国出口管制法案而再次被美国商务部处罚,给正在与美方博弈的中方带来了意外的不利因素。

中国贸促会全国企业合规委员会专家委员会的几位委员近期就中兴通讯公司最新被制裁一事的内部讨论中认为,美国商务部已经发出制裁令,要求美方撤回命令并不现实,应争取美方缓解或放宽禁令,化解或缓解美国制裁对中兴通讯的灾难性影响。

参加此次讨论的专家委员多来自著名跨国公司,在企业合规管理和应对企业合规风险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其中包括中兴公司的美国供应商,与美国商务部此次制裁直接相关。

为此,专家们建议,政府有关部门包括地方政府部门采取如下措施:促进和帮助中兴通讯公司立刻拿出方案,并以行动来满足所有书面和口头的承诺;撤换相关管理层人员,以便在接下去与美国监管方面的沟通中获得信任,获得回旋的空间;促进和帮助中兴通讯公司进一步加强合规管理,并考虑中兴通讯自己站出来,以此事件为案例向中国其它公司推广合规(如当年的西门子),作为争取获得宽松对待的一个条件。

另一个也许可行的办法是,通过非正式渠道联系中国美国商会,以商会名义联络美资在华企业联名要求美国相关部门重新考虑对中兴通讯的处罚。

通过非正式渠道联系与此次制裁关系密切的美国跨国公司,例如高通、IBM等,请他们协助中兴通讯通过美国律师事务所和其它中介机构,与相关方特别是议员沟通,以获得支持;并争取把此次处罚交由国会听证,以争取宽松对待。

在这次讨论会上,多位专家认为,无论美方对中兴通讯制裁令能否放宽,政府部门都应该加快推进中国企业合规管理。中兴通讯案例将成为我国企业强化合规的一个里程碑事件同时也刺激了我国在核心技术产业上的“决心”。

美国制裁中兴早已不是“新闻”而是“旧事”

2016年3月8日,所有的美系产品线代理商包括美系主被动元器件企业陆续接到了美国原厂通知,不管有没有直接供应给中兴,在获得原产国出口许可之前,开始限制供应给中兴核心设备零部件的类似协议,这也是中国半导体人最尴尬的一天,也是中国半导体产业最失声的一天!因为这一天,所有的美系半导体企业都纷纷“坏笑”起来,一时间,仿佛山雨欲来风满楼!

然而美国人貌似“光明正大”的制裁,却实实在在将了中国的设备业、芯片业、软件业一军!中国人不是很牛吗?你不是想和我平起平坐吗?你不是想进军我本土市场吗?那我倒要看看,没有了美国,没有了美系芯片的支持,你还可以直立行走吗?!

半导体行业的现状


电子控制系统作为系统控制的核心,控制小到家用电器,大到汽车,飞机的运行,是一切工业制品的核心。虽然看似中国出了很多大型高科技企业,如海尔,华为之类的,每年也出口很多的电子产品。但是作为电子控制系统核心的芯片,80%以上都需要进口。

当然芯片也分三六九等,有作一些简单工作的辅助芯片,几角钱一个,这些大概国产的可以占到50%市场,这些芯片可替代性强。还有作复杂或者核心工作的核心芯片(比如电脑的CPU之类),从1元钱到成千上万元不等,几乎全部是进口,而且是系统中必不可少的。

即使低端的国产率较高的芯片,其中很大一部分还是买的国外的晶园,然后自己回来切割,装个外壳测试一下就是成品了。相当于买个进口的产品,自己包装一下就MADE IN CHINA了。

还有极个别那些真正所谓100%国产的芯片,其实也就是拿着国外的某些低端芯片,拆开来,在显微镜下面拍照,然后完全照着抄袭,而且抄都抄不像,性能比原版差,只能和原版拼价格。如果芯片设计还能有一点点改动,那已经NB的一踏糊涂了,估计可以申报国家科技进步奖了。国外高端的复杂的芯片,给国内抄都抄不出来;甚至人家把图纸资料都给你,国内也生产不出来。

电子行业的现状就是,最好的芯片在美国,其次是日本,欧洲,再次是韩国,最垃圾的是台湾。中国大陆?这地方也生产芯片?开玩笑的吧,至少我10年来还真没用过MADE IN CHINA的芯片。什么华润,中芯之类的,人家是帮国外低端芯片作代工的。当然,在批发市场那些廉价的,用几个月就坏的小玩具或者遥控器里面,是有国产的芯片。


说了那么多,大家应该对目前我国的”半导体产业“有点悲观,但是我还是要说近年来我们在该领域还是取得了不小的成果。


公道的说,其实国家一直很重视半导体/芯片产业,早在1991年,领导人就表示:“就拿集成电路来讲,我们是遍地都搞。我当电子工业部部长时,就讲要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搞规模生产才有效益。有些产品靠手工业、小作坊式的生产,很分散,是不行的。这个问题,说起来人人都知道,但解决起来好像很难,至今也没有从根本上解决。如果全国集中力量,搞一个两微米的集成电路生产线,怎么就搞不上去呢?我就不相信!问题是没有真正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没有真正把这个办法运用起来。现在,由于分散造成的社会财富浪费是很大的。”

此后国家一直大力投入相关产业,更远的不说,就说10年前,我国就制定了《国家鼓励的集成电路企业认定实施细则》、《集成电路产业“十一五”专项规划》明确对集成电路制造企业的政策倾斜力度进一步加大,对集成电路企业的支持进一步增加,而同时也进一步规范其发展。

同时,我国还将“核高基”(核心电子器件、高端通用芯片、基础软件产品)和“极大规模集成电路制造装备及成套工艺”分别列入国家科技重大专项并开始实施。200多家企事业单位、2万多名科技工作者参与技术攻关,已研发成功并进入海内外市场30多种高端装备和上百种关键材料产品。

有张业内流传很广的图是:

可别小看那几个非零的百分数,那已经在世界上有一席之地了。

只是,离我们的预期目标还太遥远,所以显得刺眼罢了,毕竟,全世界也只有美国永远最强大的芯片设计、研发能力,韩国、台湾地区都是负责制造打下手的。

总的来说,不是我们没进步,而是对手太强大,也不是所有的对手都很强大,而是美国遥遥领先。

其实,也不是没有机会更接近美国,2008年金融危机,当时美国、亚太地区的半导体、芯片行业都一片哀嚎,全球80%的半导体制造企业下降了50%的销售额,有的做半导体设备研发的美国公司,股价跌到0.9美元。

如果能逢低抄底,很可能现在我国的相关产业会发展顺利很多。

只可惜,当年的四万亿基本都投到了“铁公基”,而不是“核高基”上,当时去的是华尔街引进金融人才,而不是去硅谷和德州去扫高科技人才和资产。

随着金融危机逐渐过去,等人家缓过气来,就不愿意再卖了。

2014年,我国发起“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大基金),准备通过股权投资的方式帮助整合集成电路/芯片产业。同时,像紫光等企业也牵手大基金,打算收购国外知名技术型公司,很快收入了展讯、RDA、OmniVision等企业。

但到了2015年,欧美尤其是美国不再允许紫光和大基金“买买买”了,紫光收购美光,西部数据受阻,华润报价Farchild被拒。连飞利浦照明业务的收购也因为美国政府担心功率半导体技术外泄而终止。

有评论就认为:“回过头来看,除了展讯这类本来就是国内公司、OmniVision本来就是华人公司,国家通过收购的方式并未采购到货真价实的核心技术,更不要说可以有军事用途的射频、ADC等关键器件技术,可以断定美国人是不可能卖的。”

看到这里,我有必要来说一说:我国的电子半导体产业立足于自主创新的优秀传统

上世纪80年代,中国通讯市场用的全是进口设备,业内流传着“七国八制”的说法,因为总共有8种制式的机型,分别来自7个国家。

1991年,38岁的郑州解放军信息工程学院院长邬江兴主持研制出了HJD04(简称04机)万门数字程控交换机,忙时处理能力是德国西门子的三倍,打破了“七国八制”的技术垄断,奠定了中国通讯设备行业的技术基石。

1985年,43岁的西安航天691厂技术科长侯为贵来到深圳,创办了一家组装话机和电风扇的企业。90年代初,针对农村市场推出了第一代程控交换机,赚到了第一桶金。1993年,这家企业通过改制成为了今天的中兴通讯。

同年,华为自主研发出了C&C08(简称08机)交换机,彻底打破“七国八制”的垄断,本土通讯设备厂商开始崛起。研发08机之前,任正非站在5楼会议室的窗边沉静地对全体干部说:“这次研发如果失败了,我只有从楼上跳下去,你们还可以另谋出路。”

基于这些原因,中国通讯设备行业迅速崛起了四家企业——“巨大中华”,分别是北京的巨龙、大唐,深圳的中兴、华为,不到十年的时间,当年的“七国八制”被扫地出门,中国的大型程控交换机实现了从模仿引进到自主研发的跨越。当年靠组装话机和电风扇起家的中兴通讯,如今成为了中国第二、全球第四的通信设备供应商。

但时间过了20多年,2018年2月13日,美国情报部门以“国家安全”为由,呼吁美国人不要用中兴手机。2018年4月16日,美国商务部以“中兴未履行和解协定中的部分协议”为由,宣布禁止美国企业向中兴销售元器件至2025年。

事情一出,举国舆论就爆了,人们这才发现——即使我国有再多的互联网产品,一旦人家对我国企业采取了元件禁运,我国的大型科技企业乃至整个行业就都歇菜了。

惊讶之余,人们发现我国看似庞大的“世界工厂”,其实更像是“组装厂”,在这些年迅速发展的科技产业里,我国是世界第一手机生产大国,但手机用到的芯片、摄像片、基带全都依赖进口,更不用说基站、专业设备等技术含量更高的产品,各种类型的芯片已经成为我国第一大进口商品,仅2016年我国进口芯片金额就高达2300亿美元,几乎是排在第二名的原油进口金额的两倍。

这已经是连续四年芯片进口额超过2 000亿美元,而同期我国出口集成电路613.8亿美元,贸易逆差高达1657亿美元。巨大的落差,促使全民反思:怎么样才能摆脱半导体/芯片受制于人的窘境?

《人民日报》引述一位投资人的话说:“可以预见,从现在开始,中国将不计成本加大在芯片产业的投入,整个产业将迎来历史性的机遇。”

行业前景广阔,既然国外不愿意卖了,那我们只有一条走“自主创新”的道路

在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基金及各地方政府产业基金的政策引导及资金支持下,我国各地正在兴起一场集成电路/芯片/半导体的生产线建设高潮。早在2016年多个集成电路项目在国内陆续开建,2017-2020年间,全球将新增半导体产线62条,其中26条新增产线在中国大陆,占比42%。

其中规模最大的当属武汉的“长江存储”项目,该项目是由“大基金”和紫光集团等公司投资超过240亿美元成立的,原定计划在2018年开始量产3D NAND闪存,该项目已经在2017年成功研发了32层堆叠的3D NAND闪存,虽然距离三星、海力士的64层3D NAND还有差距,但已经是我国在储存芯片上所取得的大进步。

其他性能更强、专业更高的芯片,目前我国离世界发达水平还是相当遥远。

过去这个行业不太为外人所知,现在曝光在聚光灯下后,就成了人人瞩目的行业,被赋予了更多期望,相关投资规模会越来越大,过去这行业的科研人员经常抱怨工资低、留不住人。从这些年起,这个行业的待遇也开始慢慢有起色了。

以上都是毕业生起薪。这个行业是高度资本密集型、智力密集型的行业,学历越高、专业技能越高,越吃香。技术大牛年薪百万不是梦。

随着国家大战略的实施,整个行业的人才需求将迎来新的大爆发,人才匮乏的局面愈加严峻,据报道,海思、展讯、芯原等在各大高校招聘的年薪,已普遍给到了20W+,甚至有些公司还能提供解决户口等便利条件。

实干兴邦,与其只是在朋友圈里空喊爱国,不如多学知识,自己没机会,就让学子们认真学习,将来报考相关专业,毕业后产业报国。


本文來源:http://mp.weixin.qq.com/s?src=11×tamp=1537038962&ver=1124&signature=kie3PbjkwhYRA9b7-fovuJiJsAX86J7O7eSq*EzwsjeuvOYFYXk4T52srOl-*m5VitPubH394xy0pHwo03l6OaDdK7jAGHgMK4DT9wQ6kGrRbclJ7bCe6ovW0a5L6zIF&new=1


Tag:
本文鏈接:http://www.german-wines-ltd.com/1750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