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其恨鐵不成鋼,我們不如好好思考一下該怎麼改變「缺芯少屏」的尷尬處境-游游國際熱點資訊

與其恨鐵不成鋼,我們不如好好思考一下該怎麼改變「缺芯少屏」的尷尬處境

作者:Janice    發表日期:2018-09-16 03:19:43

看點


中興通訊這家公司近期掀起了「晶片」江湖的「血雨腥風」,「救急令」喧囂日上!!!

近幾天國內一下被「中興事件」攪動着,上到國家決策層、小到街頭家電小販,都在問「中國的晶片產業到底問題出在哪?這難道僅僅是國外突然制裁才導致我們一下子『缺芯』嗎?」......但眼下的不爭的事實是直到目前為止,沒有一家本土晶片公司站出來說,我可以替換美系電子半導體公司;更沒有一個部門可以站出來說,沒事,我們可以讓本土的晶片替換掉老美的晶片。恐怕沒有哪一家有這個實力,沒有哪一家有這個底氣吧?老美的威脅,簡單粗暴,將中國晶片業的底褲都扒下了!這個時候,我們才發現,我們的核心晶片領域還在裸奔着!如果繼續延伸,這會是一種多麼可怕的場景和災難!!

 

事情還原:

4月15日,中興通訊(000063.SZ/0763.HK)幾乎遭遇滅頂之災。當天,美國商務部工業與安全局在毫無預兆的情況下,激活了針對中興的出口限制令。

根據此命令,依據一年前的和解協議暫緩執行的禁令自2018年4月15日(美國時間)起被激活,為期七年,直至2025年3月13日(美國時間)。

該禁令限制及禁止中興通訊及全資子公司深圳市中興康訊電子有限公司申請、使用任何許可證或許可例外,或從事任何涉及受美國出口管制條例約束的物品、軟件、或技術的交易。

4月20日,這家中國第二大電信設備公司在官網和官微發佈聲明,稱美國商務部工業與安全局在相關調查尚未結束之前,執意對公司施以最嚴厲的制裁,對中興通訊極不公平,中興不能接受。

中興的命運取決於美國政府是否變更處罰決定,而這完全超出了中興作為一家企業的能力範圍,中興的命運已經捲入越來越複雜的的中美博弈之中。

制裁真相撲朔迷離

本次美國商務部重啟對中興通訊的理由主要就是不誠信和整改措施不到位,例如沒有按和解協議提到的對35名員工進行處罰。一年來該公司沒有完全執行和解時的承諾。

通一份中興通訊內部溝通資料中還原了此次事件:

2017年3月,中興通訊與美國商務部工業與安全局、美國司法部、美國財政海外資產管理辦公室分別達成協議,與美國司法部協議中要求給予4名高管/員工離開公司的處分,除此4人,相關協議中並未涉及其他員工紀律處分的要求,2017年5月9日,中興通訊向美國政府通報了4名高管/員工已經離開公司的情況及證明文件。

35名員工是否被及時處罰,是美國商務部此次提出的問題。

中興通訊的這份資料顯示,今年2月底3月初,中興通訊首席出口管制合規官和外聘的律所收集到的信息顯示,中興通訊對部分員工的獎金扣減計劃並未及時執行,3月初,中興通訊即安排核實並採取措施,甚至在3月7日主動向美國政府相關部門和監察官報告情況,3月8日更正了違規員工的獎金髮放計劃;3月16日,中興通訊向美國商務部就相關情況做了詳細陳述,並附上已經採取措施的證明文件,請求美方在4月30日之前完成調查。

4月15日,美國商務部激活拒絕令,中興通訊相關人士向《財經》記者稱,針對這個事情的調查還在進行中,「但禁令還是發佈了」。

2017財年,中興通訊實現營業收入1088.2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7.5%,歸屬於上市公司普通股股東的凈利潤為45.7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293.8%。這一切受益於全球運營商在電信網絡的持續投入、海外手機及政企市場的開拓,運營商網絡、消費者業務和政企業務營業收入均同比增長。

這是三年來中興通訊業績最好的一年。去年3月,中興通訊與美國政府就美國政府出口管制調查案件達成和解後,中興通訊為此付出8.92億美元罰款。這筆罰金超過中興通訊2016年全年利潤7.67億元人民幣,由於中興通訊一次性將此筆罰款計入2016年賬單,導致中興通訊上市20年來第二次虧損。

今年是中興通訊抓住5G商用部署風口的關鍵一年,隨着中興通訊在5G核心產品領域的全球擴展,中興的前景本應樂觀,但一紙「拒絕令」令形勢急轉直下。

業務瞬間熄火

中興業務包括三大塊:運營商業務、政企業務和消費者業務。每項業務都包含了硬件產品製造,都大量使用CPU、GPU、FPGA等各種晶片,而這些晶片均來自美國公司如英特爾、高通、賽靈思、德州儀器(TI)、亞德諾半導體(ADI)等。

一位中興晶片代理商預估,中興每年FPGA晶片的採購量大概為1億片左右,CPU的採購量還要更高,英特爾為其提供原廠直供服務。中興通訊約有20%至30%的元器件,包括基帶晶片、射頻晶片、存儲等,都由總部在美國的廠商供應,在禁令被立即執行的情況下,目前沒有國產廠商能夠提供替代品。

美國商業雜誌《福布斯》甚至悲觀預測稱,中興可能在未來幾周內申請破產。

如果中興無法和美國政府達成共識的話,即便是加上其他渠道的存貨,中興也很可能會在兩個月的時間內彈盡糧絕,加上潛在的30%產品延遲交付違約金,中興的破產實際上並非危言聳聽。

4月15日,拒絕令生效當天,中興絕大部分產線即進入停產狀態。在2016年美國商務部第一次祭出制裁措施的時候,中興內部討論的多是供貨問題,遠遠沒有嚴重到需要立即停產的地步。

拒絕令生效當天,高通、英特爾、IBM等多家美國公司第一時間發出終止合作的通知,中興晶片代理商也依規主動停止了向中興發貨。中興零部件庫存能夠維持一個月左右的生產,不過,產線上有許多軟件工具和測量儀表來自美國公司。這些美國軟件公司,和高通、英特爾等晶片公司一樣,第一時間向中興發出終止合作的通知。對中興限制出口的公司從大型公司越來越蔓延到全產業鏈,短期停工的風險正在演變為危及中興生存根基的災難。

中興通訊的這份最新聲明闡述了2016年4月以來中興通訊的在制裁事件發生後的積極整改措施,並認為,在相關調查尚未結束之前,BIS執意對中興通訊施以最嚴厲的制裁,對中興通訊極不公平,不能接受。

中興通訊認為,拒絕令不僅會嚴重危及中興通訊的生存,也會傷害包括大量美國企業在內的中興通訊所有合作夥伴的利益。

在不違背美國政府遊戲規則的前提下追求最大的生存斡旋空間,是中興解決問題的核心思路。中興通訊稱,不會放棄通過溝通對話解決問題的努力,也有決心通過一切法律允許的手段維護自身的合法權益,維護全體員工和股東的合法權益。

可能的斡旋途徑 此時正處於中美貿易摩擦的敏感期,美國商務部重新提出制裁中興通訊,不能排除美方有通過制裁中興通訊而向中方施壓的因素。中興通訊年銷售額千億人民幣,直接僱傭員工10萬人。中興通訊被制裁將對社會帶來相當大的負面影響。

同時,中興通訊由於企業缺乏合規管理違反了美國出口管制法案而再次被美國商務部處罰,給正在與美方博弈的中方帶來了意外的不利因素。

中國貿促會全國企業合規委員會專家委員會的幾位委員近期就中興通訊公司最新被制裁一事的內部討論中認為,美國商務部已經發出制裁令,要求美方撤回命令並不現實,應爭取美方緩解或放寬禁令,化解或緩解美國制裁對中興通訊的災難性影響。

參加此次討論的專家委員多來自著名跨國公司,在企業合規管理和應對企業合規風險方面有着豐富的經驗,其中包括中興公司的美國供應商,與美國商務部此次制裁直接相關。

為此,專家們建議,政府有關部門包括地方政府部門採取如下措施:促進和幫助中興通訊公司立刻拿出方案,並以行動來滿足所有書面和口頭的承諾;撤換相關管理層人員,以便在接下去與美國監管方面的溝通中獲得信任,獲得迴旋的空間;促進和幫助中興通訊公司進一步加強合規管理,並考慮中興通訊自己站出來,以此事件為案例向中國其它公司推廣合規(如當年的西門子),作為爭取獲得寬鬆對待的一個條件。

另一個也許可行的辦法是,通過非正式渠道聯繫中國美國商會,以商會名義聯絡美資在華企業聯名要求美國相關部門重新考慮對中興通訊的處罰。

通過非正式渠道聯繫與此次制裁關係密切的美國跨國公司,例如高通、IBM等,請他們協助中興通訊通過美國律師事務所和其它中介機構,與相關方特別是議員溝通,以獲得支持;並爭取把此次處罰交由國會聽證,以爭取寬鬆對待。

在這次討論會上,多位專家認為,無論美方對中興通訊制裁令能否放寬,政府部門都應該加快推進中國企業合規管理。中興通訊案例將成為我國企業強化合規的一個里程碑事件同時也刺激了我國在核心技術產業上的「決心」。

美國制裁中興早已不是「新聞」而是「舊事」

2016年3月8日,所有的美系產品線代理商包括美系主被動元器件企業陸續接到了美國原廠通知,不管有沒有直接供應給中興,在獲得原產國出口許可之前,開始限制供應給中興核心設備零部件的類似協議,這也是中國半導體人最尷尬的一天,也是中國半導體產業最失聲的一天!因為這一天,所有的美系半導體企業都紛紛「壞笑」起來,一時間,仿佛山雨欲來風滿樓!

然而美國人貌似「光明正大」的制裁,卻實實在在將了中國的設備業、晶片業、軟件業一軍!中國人不是很牛嗎?你不是想和我平起平坐嗎?你不是想進軍我本土市場嗎?那我倒要看看,沒有了美國,沒有了美系晶片的支持,你還可以直立行走嗎?!

常聽到一些家用射頻機可以針對肌膚老化問題提升膠原蛋白,有助淡化黑眼圈及細紋,可是一般家用射頻機的能量都太大,並不適合用於眼部,而市面上對於眼部的保養儀器更是常常被忽略。

半導體行業的現狀


電子控制系統作為系統控制的核心,控制小到家用電器,大到汽車,飛機的運行,是一切工業製品的核心。雖然看似中國出了很多大型高科技企業,如海爾,華為之類的,每年也出口很多的電子產品。但是作為電子控制系統核心的晶片,80%以上都需要進口。

當然晶片也分三六九等,有作一些簡單工作的輔助晶片,幾角錢一個,這些大概國產的可以佔到50%市場,這些晶片可替代性強。還有作複雜或者核心工作的核心晶片(比如電腦的CPU之類),從1元錢到成千上萬元不等,幾乎全部是進口,而且是系統中必不可少的。

即使低端的國產率較高的晶片,其中很大一部分還是買的國外的晶園,然後自己回來切割,裝個外殼測試一下就是成品了。相當於買個進口的產品,自己包裝一下就MADE IN CHINA了。

還有極個別那些真正所謂100%國產的晶片,其實也就是拿着國外的某些低端晶片,拆開來,在顯微鏡下面拍照,然後完全照着抄襲,而且抄都抄不像,性能比原版差,只能和原版拼價格。如果晶片設計還能有一點點改動,那已經NB的一踏糊塗了,估計可以申報國家科技進步獎了。國外高端的複雜的晶片,給國內抄都抄不出來;甚至人家把圖紙資料都給你,國內也生產不出來。

電子行業的現狀就是,最好的晶片在美國,其次是日本,歐洲,再次是韓國,最垃圾的是台灣。中國大陸?這地方也生產晶片?開玩笑的吧,至少我10年來還真沒用過MADE IN CHINA的晶片。什麼華潤,中芯之類的,人家是幫國外低端晶片作代工的。當然,在批發市場那些廉價的,用幾個月就壞的小玩具或者遙控器裏面,是有國產的晶片。


說了那麼多,大家應該對目前我國的」半導體產業「有點悲觀,但是我還是要說近年來我們在該領域還是取得了不小的成果。


公道的說,其實國家一直很重視半導體/晶片產業,早在1991年,領導人就表示:「就拿集成電路來講,我們是遍地都搞。我當電子工業部部長時,就講要集中優勢兵力打殲滅戰,搞規模生產才有效益。有些產品靠手工業、小作坊式的生產,很分散,是不行的。這個問題,說起來人人都知道,但解決起來好像很難,至今也沒有從根本上解決。如果全國集中力量,搞一個兩微米的集成電路生產線,怎麼就搞不上去呢?我就不相信!問題是沒有真正集中優勢兵力打殲滅戰,沒有真正把這個辦法運用起來。現在,由於分散造成的社會財富浪費是很大的。」

此後國家一直大力投入相關產業,更遠的不說,就說10年前,我國就制定了《國家鼓勵的集成電路企業認定實施細則》、《集成電路產業「十一五」專項規劃》明確對集成電路製造企業的政策傾斜力度進一步加大,對集成電路企業的支持進一步增加,而同時也進一步規範其發展。

同時,我國還將「核高基」(核心電子器件、高端通用晶片、基礎軟件產品)和「極大規模集成電路製造裝備及成套工藝」分別列入國家科技重大專項並開始實施。200多家企事業單位、2萬多名科技工作者參與技術攻關,已研發成功並進入海內外市場30多種高端裝備和上百種關鍵材料產品。

有張業內流傳很廣的圖是:

可別小看那幾個非零的百分數,那已經在世界上有一席之地了。

只是,離我們的預期目標還太遙遠,所以顯得刺眼罷了,畢竟,全世界也只有美國永遠最強大的晶片設計、研發能力,韓國、台灣地區都是負責製造打下手的。

總的來說,不是我們沒進步,而是對手太強大,也不是所有的對手都很強大,而是美國遙遙領先。

其實,也不是沒有機會更接近美國,2008年金融危機,當時美國、亞太地區的半導體、晶片行業都一片哀嚎,全球80%的半導體製造企業下降了50%的銷售額,有的做半導體設備研發的美國公司,股價跌到0.9美元。

如果能逢低抄底,很可能現在我國的相關產業會發展順利很多。

只可惜,當年的四萬億基本都投到了「鐵公基」,而不是「核高基」上,當時去的是華爾街引進金融人才,而不是去矽谷和德州去掃高科技人才和資產。

隨着金融危機逐漸過去,等人家緩過氣來,就不願意再賣了。

2014年,我國發起「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大基金),準備通過股權投資的方式幫助整合集成電路/晶片產業。同時,像紫光等企業也牽手大基金,打算收購國外知名技術型公司,很快收入了展訊、RDA、OmniVision等企業。

但到了2015年,歐美尤其是美國不再允許紫光和大基金「買買買」了,紫光收購美光,西部數據受阻,華潤報價Farchild被拒。連飛利浦照明業務的收購也因為美國政府擔心功率半導體技術外泄而終止。

有評論就認為:「回過頭來看,除了展訊這類本來就是國內公司、OmniVision本來就是華人公司,國家通過收購的方式並未採購到貨真價實的核心技術,更不要說可以有軍事用途的射頻、ADC等關鍵器件技術,可以斷定美國人是不可能賣的。」

看到這裏,我有必要來說一說:我國的電子半導體產業立足於自主創新的優秀傳統

上世紀80年代,中國通訊市場用的全是進口設備,業內流傳着「七國八制」的說法,因為總共有8種制式的機型,分別來自7個國家。

1991年,38歲的鄭州解放軍信息工程學院院長鄔江興主持研製出了HJD04(簡稱04機)萬門數字程控交換機,忙時處理能力是德國西門子的三倍,打破了「七國八制」的技術壟斷,奠定了中國通訊設備行業的技術基石。

1985年,43歲的西安航天691廠技術科長侯為貴來到深圳,創辦了一家組裝話機和電風扇的企業。90年代初,針對農村市場推出了第一代程控交換機,賺到了第一桶金。1993年,這家企業通過改制成為了今天的中興通訊。

同年,華為自主研發出了C&C08(簡稱08機)交換機,徹底打破「七國八制」的壟斷,本土通訊設備廠商開始崛起。研發08機之前,任正非站在5樓會議室的窗邊沉靜地對全體幹部說:「這次研發如果失敗了,我只有從樓上跳下去,你們還可以另謀出路。」

基於這些原因,中國通訊設備行業迅速崛起了四家企業——「巨大中華」,分別是北京的巨龍、大唐,深圳的中興、華為,不到十年的時間,當年的「七國八制」被掃地出門,中國的大型程控交換機實現了從模仿引進到自主研發的跨越。當年靠組裝話機和電風扇起家的中興通訊,如今成為了中國第二、全球第四的通信設備供應商。

但時間過了20多年,2018年2月13日,美國情報部門以「國家安全」為由,呼籲美國人不要用中興手機。2018年4月16日,美國商務部以「中興未履行和解協定中的部分協議」為由,宣佈禁止美國企業向中興銷售元器件至2025年。

事情一出,舉國輿論就爆了,人們這才發現——即使我國有再多的互聯網產品,一旦人家對我國企業採取了元件禁運,我國的大型科技企業乃至整個行業就都歇菜了。

驚訝之餘,人們發現我國看似龐大的「世界工廠」,其實更像是「組裝廠」,在這些年迅速發展的科技產業里,我國是世界第一手機生產大國,但手機用到的晶片、攝像片、基帶全都依賴進口,更不用說基站、專業設備等技術含量更高的產品,各種類型的晶片已經成為我國第一大進口商品,僅2016年我國進口晶片金額就高達2300億美元,幾乎是排在第二名的原油進口金額的兩倍。

這已經是連續四年晶片進口額超過2 000億美元,而同期我國出口集成電路613.8億美元,貿易逆差高達1657億美元。巨大的落差,促使全民反思:怎麼樣才能擺脫半導體/晶片受制於人的窘境?

《人民日報》引述一位投資人的話說:「可以預見,從現在開始,中國將不計成本加大在晶片產業的投入,整個產業將迎來歷史性的機遇。」

行業前景廣闊,既然國外不願意賣了,那我們只有一條走「自主創新」的道路

在國家集成電路產業基金及各地方政府產業基金的政策引導及資金支持下,我國各地正在興起一場集成電路/晶片/半導體的生產線建設高潮。早在2016年多個集成電路項目在國內陸續開建,2017-2020年間,全球將新增半導體產線62條,其中26條新增產線在中國大陸,佔比42%。

其中規模最大的當屬武漢的「長江存儲」項目,該項目是由「大基金」和紫光集團等公司投資超過240億美元成立的,原定計劃在2018年開始量產3D NAND閃存,該項目已經在2017年成功研發了32層堆疊的3D NAND閃存,雖然距離三星、海力士的64層3D NAND還有差距,但已經是我國在儲存晶片上所取得的大進步。

其他性能更強、專業更高的晶片,目前我國離世界發達水平還是相當遙遠。

過去這個行業不太為外人所知,現在曝光在聚光燈下後,就成了人人矚目的行業,被賦予了更多期望,相關投資規模會越來越大,過去這行業的科研人員經常抱怨工資低、留不住人。從這些年起,這個行業的待遇也開始慢慢有起色了。

以上都是畢業生起薪。這個行業是高度資本密集型、智力密集型的行業,學歷越高、專業技能越高,越吃香。技術大牛年薪百萬不是夢。

隨着國家大戰略的實施,整個行業的人才需求將迎來新的大爆發,人才匱乏的局面愈加嚴峻,據報道,海思、展訊、芯原等在各大高校招聘的年薪,已普遍給到了20W+,甚至有些公司還能提供解決戶口等便利條件。

實幹興邦,與其只是在朋友圈裏空喊愛國,不如多學知識,自己沒機會,就讓學子們認真學習,將來報考相關專業,畢業後產業報國。


本文來源:http://mp.weixin.qq.com/s?src=11×tamp=1537038962&ver=1124&signature=kie3PbjkwhYRA9b7-fovuJiJsAX86J7O7eSq*EzwsjeuvOYFYXk4T52srOl-*m5VitPubH394xy0pHwo03l6OaDdK7jAGHgMK4DT9wQ6kGrRbclJ7bCe6ovW0a5L6zIF&new=1




Tag:
本文鏈接:http://www.german-wines-ltd.com/1750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