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志河:朝鮮,下一個阿爾巴尼亞?-游游國際熱點資訊

劉志河:朝鮮,下一個阿爾巴尼亞?

作者:Caroline    發表日期:2017-03-30 18:45:01

黑格爾曾經說過,我們從歷史中所學到的惟一東西是,沒有人能夠從中學到任何東西。所以人類總是在犯同樣錯誤。現在的朝鮮和當年的阿爾巴尼亞社會主義人民共和國,雖然遠隔萬里,差別極大,但經比較,可發現他們歷史上的內政外交措施極其相似。雖然歷史並不是簡單重複,但是歷史運行有其規律,所有隻有把握好歷史,才能解釋現實預測未來,現將朝鮮民主主義共和國與阿爾巴尼亞簡單比較,預測朝鮮未來走勢。

一、政權起源

朝鮮與阿爾巴尼亞一樣,誕生於爭取民族獨立的戰火之中。都是在帝國主義侵略之後,成立游擊隊等武裝力量,藉助國際勢力趕走外國侵略軍,最終奪取政權,建政之後有不約而同開展土改等社會主義革命,鞏固政權。

二戰前的阿爾巴尼亞,是歐洲少有的半封建、半殖民地國家,1939年義大利軍隊占領阿爾巴尼亞,阿爾巴尼亞隨即展開了為爭取民族獨立的解放戰爭。1941年,阿爾巴尼亞勞動黨成立,恩維爾·霍查擔任黨的領導人,勞動黨武裝在游擊戰中逐步發展壯大,並乘二戰勝利的東風,趕走德意法西斯,1946年,成立阿爾巴尼亞人民共和國,勞動黨成為執政黨,並開展整治清洗與土地改革,剪除政治異己勢力,統一國家,鞏固政權。

朝鮮自1894年甲午戰爭之後逐步淪為日本殖民地,但是朝鮮為爭取民族獨立的鬥爭一天也沒有停過。朝鮮民族獨立運動派系眾多,有流亡海外的李承晚臨時政府、植根國內的朝鮮共產黨、堅持國外鬥爭的延安派、遠東派以及在中朝邊界堅持游擊戰的金日成游擊隊派。以金日成為例,1932年他就在中國開展反日游擊鬥爭,最終藉助蘇聯紅軍力量趕走日本軍隊,並在1946年成立朝鮮勞動黨,金日成當選為黨的領導人,隨即在1948年成立朝鮮民主主義共和國。掌握政權以後,金日成開展土地改革,建黨建軍建立基層組織,並通過韓戰逐步清除異己,加強對朝鮮社會的控制。

二、政治鬥爭

兩國都堅持史達林模式政治體制,以「階級鬥爭」、黨內清洗為法寶,堅持高度集權,奉行個人崇拜,嚴格控制人民思想,嚴厲打擊社會異己勢力,清洗黨內不同派別。

霍查將史達林學說奉為神明,不遺餘力貫徹「階級鬥爭」實踐,利用鐵腕手段控制阿爾巴尼亞國民和勞動黨黨員。勞動黨是阿爾巴尼亞憲法規定的唯一合法政黨,建政之初勞動黨就通過軍警等暴力手段消滅為數不多的大地主及中產階級等階級敵人,並強力樹立起社會主義意識形態。由於阿爾巴尼亞是當時歐洲唯一的以穆斯林為主體的國家,伊斯蘭教擁有巨大的影響力,勞動黨對此發動一輪又一輪的消滅宗教運動,通過肉體消滅、強迫還俗、禁止活動等方式消滅各種宗教特別是伊斯蘭教。通過消滅宗教的社會純凈運動,社會主義取代伊斯蘭教成為阿社會的支配性意識形態。同時,為樹立起自身的絕對領導地位,消滅黨內其他派別在內政外交不同的聲音,他發動多次黨內清洗,建政之初就槍決了黨中央的第二號人物科奇·佐澤等16人,消滅了威脅自己地位的競爭者,之後由於阿國對外關係的變化,先後清洗了親近南斯拉夫、親近蘇聯、親近中國的高級幹部,隨著年事增高,他清洗掉長期跟隨、功高震主的黨內二號人物謝胡派系,並掀起一輪又一輪的個人崇拜運動,學習中國發動阿爾巴尼亞版的文化大革命,並逐步發展起以個人命名的指導思想,整個阿爾巴尼亞社會氛圍高度僵化,政治氣氛緊張。以霍查命名的塑像、學校、醫院、港口比比皆是。不僅於此,霍查死後,遺體被放在市中心烈士陵園供人緬懷。

霍查

金日成同樣堅持史達林式傳統政治體制,並將政治鬥爭發揮到極致。勞動黨建政後,廣泛開展土地改革和階級鬥爭,消滅地主階級和民族資產階級、小資產階級,將所有生產資料收歸國有,增強國家的控制力。勞動黨是朝鮮的執政黨,觸角伸到社會的方方面面。朝鮮嚴禁其他社會黨團活動,對於社會宗教尤其是基督教防範甚嚴,經常逮捕、勞教本國和他國的傳教士。朝鮮的主要敵人是韓國,為此金日成建立起一支龐大軍隊,對內鎮壓反對派,對外防禦美韓干涉並伺機南下統一。如前所述,朝鮮勞動黨成立之初就存在諸多派系,金日成利用各種機會逐步消滅其他派系,從而樹立起自己的絕對權威。隨著政權的逐步鞏固,金氏政權對於任何威脅自身統治的社會異己勢力都防範甚嚴,包括不跟隨自己、對路線政策有不同意見的黨內同志。金日成先後清洗掉當年堅持地下運動的同志、堅持游擊鬥爭的戰友,以及不聽招呼、反對立金正日為接班人的金東奎國家副主席、南日副總理。金正日、金正恩上台後清洗運動變本加厲,波及範圍遍布全國,烈度越來越強。隨著政治鬥爭的加劇,個人崇拜也是甚囂塵上,金日成的個人思想——主體思想統治全黨全國,朝鮮社會高度僵化,思想上死水一潭,以金日成、金正日命名的塑像、紀念館、學校、醫院比比皆是。不僅生前備受尊榮,死後還可「永垂不朽」,金日成、金正日的遺體被放在錦繡山太陽宮供人瞻仰。

金日成、金正日父子

三、經濟體制

朝鮮與阿爾巴尼亞一樣堅持高度集中的計劃經濟體制,農業上奉行集體農莊體制,工業上以重工業為主,輕工業及服務業投入不足,人民生活水平低下。

阿爾巴尼亞戰前就是巴爾幹半島甚至是整個歐洲最貧窮的國家,農業停留在刀耕火種狀態,毫無工業基礎,土地高度集中,社會分化嚴重, 100個最大的地主控制著全國近三分之一的耕地,伊斯蘭教力量強大,家族制度以族長制家庭為中心。戰後,阿爾巴尼亞先後獲得南斯拉夫、蘇聯、中國的大規模援助,霍查拒絕赫魯雪夫「將阿爾巴尼亞變成蘇聯的果園」分工建議,藉助中國的經濟援助實現工業化。值得指出的是,光憑阿本國之力無法實現工業化,自1954年到1978年,中國節衣縮食給阿近90億元人民幣,平均每個阿爾巴尼亞人4000元,人口不到200萬的阿爾巴尼亞幾乎成為中國的一個省,而且這個省生活水平不僅遠遠高於同期的中國,也要高於大部分東歐社會主義國家。由於計劃經濟體制的僵化低效,中國的經濟援助大部分未用於民生或擴大再生產,而是用於興建紀念碑和戰備工事,浪費極為嚴重。儘管國家將一半以上的財政收入投入到工業特別是重工業上,但是經濟發展仍很緩慢,遲自80年代,阿爾巴尼亞才能獨自造出第一輛國產拖拉機,由於經濟建設上急於求成、追求「一大二公」和高度集中、偏重發展重工業、分配上的平均主義、對外自我封閉等一系列方針政策上的失誤,阿爾巴尼亞發展一直緩慢,現在仍然是歐洲最窮國家之一,僅好於戰火紛飛的波赫和塞爾維亞。

朝鮮獨立時繼承了大部分日本殖民時期新建的工礦業,但在韓戰中多毀於戰火,戰後,朝鮮仿效蘇聯建成高度集中的計劃經濟體制,國家控制一切資源。由於朝鮮從蘇聯中國獲得大批經濟援助,朝鮮經濟發展迅速,於70年代前的朝鮮經濟水平不僅高於同時期的韓國,也高於同時期的中國、越南等社會主義國家。為快速實現國家工業化,朝鮮將大部分力量投入到重工業上,冶金、製造、軍工等領域實現了自給自足,但農業及輕工業投入不足,要依靠國外援助才能得養活本國人民。80年代後,由於傳統計劃經濟日益僵化,朝鮮經濟每況愈下,在蘇東劇變、外援喪失後,經濟瀕臨崩潰,甚至無法維持自身運轉,極度依靠中國輸血。中國到底對朝給予多少援助?和當年援助阿爾巴尼亞一樣,經援數據秘而不宣,據國外智庫估計,六十多年來中國累計援朝數千億元。但是大規模經濟援助並為轉化成經濟實力,經援絕大部分被高層、軍隊截留或者乾脆浪費貪污掉了。朝鮮現在的GDP只有韓國的5%-8%,人均GDP不過七百多美元,人民溫飽問題長期的不到解決,人類發展指數與非洲平均水平相當。不僅於此,現在的朝鮮經濟體制日益保守,堅持主體思想,拒不改革傳統經濟體制,堅持自給自足,頑抗世界經濟一體化,奉行國防工業優先,擠占農業、輕工業資源,主動挑起半島衝突,破壞和平穩定的經濟發展環境。

四、外交政策

朝鮮、阿爾巴尼亞都是撮爾小國,周邊強鄰環伺,由於其僵化的政治結構、左傾的外交方針以及諸多歷史遺留問題,兩國恩主屢經變化,外交政策反覆多變。

因為歷史原因,阿爾巴尼亞建政之初投靠並跟隨北面的南斯拉夫,唯南斯拉夫馬首是瞻,放棄對其歷史領土科索沃的聲索,並聽任南斯拉夫對科索沃省阿爾巴尼亞族人的報復性屠殺。但由於南斯拉夫共產黨深入干預阿爾巴尼亞勞動黨內部事務特別是要罷免霍查在勞動黨的領導人職務,隨著1948年蘇聯將南斯拉夫開除出共產黨情報局,霍查開始藉助史達林的力量清洗黨內親南派,醜化南斯拉夫共產黨,驅逐南斯拉夫在阿人員,並重新主張對科索沃的主權。從此阿爾巴尼亞與南斯拉夫成為死敵,並開始成為蘇聯衛星國,蘇聯大批援助源源不斷流向阿爾巴尼亞,阿國內經濟水平有了飛躍性提高,支撐阿爾巴尼亞眾多項目。

隨著史達林逝世,蘇阿關係好景不再,蘇聯之後開始重新接近仇敵南斯拉夫的行為讓霍查懷恨在心,蘇聯主張的「和平共處」與「社會主義的不同道路」綱領也讓阿爾巴尼亞難以信任,霍查在蘇共二十大之後反個人崇拜、批判史達林的浪潮中繼續維護史達林,從而與蘇聯漸行漸遠,作為報復,蘇聯停止一切對阿援助並斷絕了外交關係。

因為意識形態相同,中阿迅速靠攏,中國趁蘇阿關係破裂之際,接替蘇聯成為阿爾巴尼亞恩主。毛澤東時代,由於阿爾巴尼亞在國際共運中蘇論戰中堅定地站到中國一邊並跟隨中國政治步伐,毛澤東稱頌阿為「歐洲的一盞偉大的社會主義的明燈」,稱讚霍查為「偉大的馬克思列寧主義的英勇戰士」,阿獲得了中國的大量無償援助。中國以舉國之力援助阿爾巴尼亞,將阿爾巴尼亞農業、工業、國防等方方面面都包攬下來,超越了阿爾巴尼亞實際需求,造成極大地浪費,中國甚至在三年自然災害時期將賑災糧都援助給阿爾巴尼亞,阿爾巴尼亞從此成為中國沉重的經濟負擔。

中國援助阿爾巴尼亞

慷慨大度的援助並沒有換來長久的友誼,由於霍查對七十年代中美接近深惡痛絕,公開批評中國外交政策,並逐步降低對華關係。同時,中國開始重新評估不切實際、毫無效果的對阿援助,1978年,鄧小平決定正式停止對阿援助。在確認再無可能獲得援助後,1978年底,阿領導人霍查在公開講話中,遂公然把中國列為「主要敵人」,其隨後出版的著作《中國紀事》,則全面反華,甚至號召推翻中國時任領導人。

中阿關係破裂之後,阿爾巴尼亞不僅與所有周邊國家關係都極為緊張,還和蘇聯、中國等社會主義國家反目,成為國際社會的棄兒。外交形勢極為困難,對此阿爾巴尼亞將眼光瞄向了宿敵——西方資本主義國家。西方資本主義國家與阿爾巴尼亞關係歷來不睦,一直是其口誅筆伐的聲討對象,阿時刻警惕帝國主義干涉。但由於國內經濟實在困難加上外無援手,不得不向西方靠攏,80年代尤其是霍查死後,阿爾巴尼亞與西方主要資本主義國家關係開始正常化。

朝鮮在韓戰之後,奉行事大主義,在中蘇之間玩平衡,藉以得到源源不斷的援助。在蘇共二十大後,金日成和霍查一樣,反對批判史達林,更反對批判個人崇拜。同時,藉機清除黨內親華和親蘇分子,造成既成事實並獲得中蘇兩黨領導人諒解。金利用朝鮮冷戰前沿及社會主義陣營成員的特殊地位,從其他國家獲得超過其地位的大量援助,並以此提升經濟及軍事水平, 60年代,由於美蘇緩和及蘇聯反個人崇拜,金日成與中國聯繫更緊密,也得到中國更多的援助。70年代,隨著中美接觸和改革開放,中朝關係開始變冷,朝鮮倒向了蘇聯,從蘇聯獲得大量經濟援助和軍事援助,以至於朝鮮成為蘇聯全球戰線的一個橋頭堡。90年代隨著東歐劇變,朝鮮外援急劇減少,經濟瀕臨崩潰。1992年中韓建交,更使朝鮮感到背叛,從此不僅中朝關係停滯不前,而且朝鮮在世界範圍內更無朋友。充滿不安全感的朝鮮更加注重發展以核武器為代表的軍事力量,對外政策特別是半島政策更加激進,力圖擺脫中國主導的六方會談,試圖直接與美國談判進而與美國關係正常化,獲取美國安全承諾與經濟援助,朝鮮半島陰雲密布局勢極為緊張。

五、安全形勢

激進的外交政策、四面出擊的挑戰態度,使得朝鮮和阿爾巴尼亞安全環境極為險惡,不得不奉行軍事優先政策,時刻警惕外來侵略。

阿爾巴尼亞建政之初,由於意識形態、歷史恩怨,與西邊隔海相望的義大利、南邊比鄰的希臘這兩個「帝國主義侵略者」、「資本主義附庸」關係緊張,一直處於敵對狀態。阿爾巴尼亞對美英這兩個「帝國主義頭目」深惡痛絕,美英等西方國家對阿爾巴尼亞也一直持敵對態度,時刻欲除之而後快,阿建政之初就與英美衝突不斷甚至兵戎相見。與北面的南斯拉則因為意識形態正統之爭、科索沃領土之爭則是不共戴天。因此,阿爾巴尼亞與周邊所有國家為敵,進而除中國等少數國家之外再無朋友。國小力弱的阿爾巴尼亞全民皆兵,將本不寬裕的財力投入到國防建設中,不足200萬人口卻養著十幾萬軍隊,此外還有世界上密度最高的碉堡工事群,成為阿爾巴尼亞的一大奇觀,並拖累阿現在的經濟發展。

朝鮮因為韓戰緣故,與美國、韓國結下宿怨,半島對峙了將近六十多年,安全形勢不僅沒有好轉反而變本加厲。朝鮮與阿爾巴尼亞不同,北靠中蘇兩個大國,戰事一起立得援助。但是朝鮮與美韓尚未締結和平條約,從法理上來說一直處於戰時狀態。因此朝鮮不得不保持一支強大的軍事力量以求自保。朝鮮國土面積約12萬平方公里,人口約2500萬人,卻供養著110萬正規軍,此外還有八百萬預備役,三八線附近部署著世界上最為密集的軍事力量,軍費保守估計約占財政預算的15%,這還不算軍隊農場、軍隊工廠及軍民通用技術研究等其他支出,軍費占比在和平國家中屬於最高之列。朝鮮奉行先軍政治,軍隊在國家政治生活中有極強的發言權,控制並吸取了國家大部分資源,即便與此,由於經濟長期凋敝,規模龐大的常規武器日益老化過時,朝鮮不惜從極為緊張的財政中抽取巨資發展核武器和遠程飛彈以期在軍備競賽中扳平一局,時不時搞場核試驗震動國際社會,從而加大美日韓製裁力度,造成安全形勢更加緊張。

六、阿爾巴尼亞社會主義人民共和國結局

1985年霍查病死,他給阿爾巴尼亞留下的是政治壓抑、技術落後、外交孤立、民生凋敝、經濟幾臨崩潰的爛攤子。繼位的阿利雅試圖維持霍查的路線,但是阿爾巴尼亞再怎麼封閉,也抵擋不了東歐劇變這場洪流,戈巴契夫推行新思維,美歐向東歐社會主義國家發動和平演變攻勢,與周邊國家關係也無根本好轉,孤立無助的阿爾巴尼亞一時四面楚歌,被迫逐步改變內外政策。阿爾巴尼亞人民生活水平本來就不高,當國門一旦打開,阿國人民猛然發現本國與周邊國家特別是西方已開發國家差距,立即對勞動黨和政府產生幻滅感,再加上勞動黨處置危機的錯誤政策及諸多冤假錯案的歷史包袱,阿國民憤迭起離心離德。80年代末,大量阿國學生逃進西方駐阿使館申請政治避難,由此拉開動盪的序幕。隨後阿爾巴尼亞經濟連年下滑,陷入惡性通貨膨脹,幾乎到了全面崩潰邊緣,全國失業率高企,罷工潮、罷課潮、難民潮、「倒霍」潮風起雲湧,社會衝突接連不斷,勞動黨和政府失去對國家的控制,反對黨以此向勞動黨發難,要求勞動黨下台並進行民主選舉。勞動黨領袖阿利雅目睹羅馬尼亞動亂特別是共產黨領袖尼古拉·齊奧塞斯庫被處決,了解到如不進行改革自己將重蹈其覆轍,於是允許政治多元化並在自由選舉中下台。隨後阿爾巴尼亞放棄社會主義專政,開始私有化、民主化、西方化等改革。阿利雅等前黨和政府領導人被逮捕判刑,全國掀起批判霍查的浪潮,霍查在民族烈士陵園的陵墓被搗毀並被遷走,其昔日高高在上的遺孀、兒女被監禁。

當前,朝鮮的情況和當時的阿爾巴尼亞極為類似,政治上封閉保守,統治集團講究血統出身,經濟上僵化落後,堅持傳統計劃經濟體制,拒絕改革開放,經濟結構畸形,人民生活水平困苦,國民外逃成風,思想上大興個人崇拜,嚴格監視國民思想,輿論上死水一潭,外交上固步自封,對外部社會了解極少,國際上朋友極少,軍事上四面出擊,安全環境堪憂。所不同的是,朝鮮背靠中俄等大國,為其提供一方可靠支撐,然而,堡壘最容易從內部攻克,自身不爭氣就是有再強大的老大也不管用,世界局勢風雲變化,誰也不能逃脫歷史規律,如朝鮮仍然不改變現狀,就很難保證不會成為下一個阿爾巴尼亞!


本文来源:https://read01.com/yDme7x.html




Tag:
本文鏈接:http://www.german-wines-ltd.com/4985.html